东体谈申花新援:马纳法是纯粹的欧式边卫 谢鹏飞于汉超优势互补
作者:网站小编  发布日期:2024-03-01 14:04:38

3月1日讯 申花冬窗引进路易斯、马纳法、谢鹏飞和高天意4位新援,其中谢鹏飞更是以116万欧成为冬窗内援标王。谈及申花新援,《东方体育日报》撰文表示,谢鹏飞可以和于汉超优势互补。

路易斯:能力强且态度赞

在超级杯首次正式亮相后,路易斯的表现已征服大多数的中国球迷。能力出众,态度更赞!路易斯的位置是中锋,虽然身高只有1米84,但却多以头球方式取得进球。本赛季,他在葡超已经贡献6球2助攻的数据。

从集锦看,路易斯头球多为跑出空当后无人盯防的攻门,这可以看出他的门前嗅觉出色。在超级杯中,路易斯支点作用明显,而且控球娴熟,很少丢球。目前来看,路易斯最大的短板是传球。值得一提的是,路易斯职业态度也让人惊喜,他在超级杯可谓拼尽全力。对于29岁的中锋而言,上升期远未结束。

马纳法:纯粹的欧式边卫

马纳法是一个纯粹的现代欧式边卫,无论斯卢茨基想踢什么战术体系,马纳法都绝对胜任,重要性更无可替代。对阵海港,申花以重视防守为主,马纳法的身体素质得到充分体现。正是因为马纳法的右路承担了主要防守重任,而他的表现也能够让教练和队友信任,所以申花敢于在左路投入更多兵力。

下半时,申花加大进攻投入,马纳法也越来越多出现在前场。欧洲联赛的技术统计里,马纳法左右脚非常均衡,因此他的潜力还有很多可以挖掘,对申花的价值也远未完全体现出来。再者,他和队友处于磨合之中,能量并没全部释放出来,对他完全可以有更多的期待。

谢鹏飞:和于汉超优势互补

谢鹏飞目前还没有在申花得到主力位置,对阵海港,他下半场替补于汉超出场。在斯卢茨基目前的战术体系中,他在与队友的竞争中暂时落了下风。不过在短短20多分钟比赛时间里,谢鹏飞依然拿出让人满意的表现,他对战术部署的完成度是能给教练留下很好印象的。

从技战术风格而言,谢鹏飞和于汉超特点并不冲突,就看教练的战术要求,而申花重金从武汉三镇签下谢鹏飞,必是期待他能给球队带来相应的贡献。而且,31岁基本算是黄金年龄,应有广阔的发展前景。

从新赛季的第一场正式比赛看,谢鹏飞是能够让斯卢茨基满意。当球队需要控制节奏时,谢鹏飞就派上用场,而对于即将开始的中超,申花并不会总碰到海港这种实力的对手,因此需要发挥谢鹏飞长处的场次会有很多。

高天意:待时机厚积薄发

从位置来看,高天意和谢鹏飞略有重叠,前者可以当做9号半来使用。所以,当路易斯需要下场的时候,斯卢茨基派上的是高天意。

在两个擅长的位置上,高天意的前面分别摆着特谢拉和路易斯,但一个赛季的比赛很多,高天意需要等待时机。和特谢拉相比,高天意有竞争的机会,一个赛季要面对很多不同的对手,斯卢茨基需要很多的战术储备,这里面必有高天意的选项。

(acul)

相关新闻
非媒:阿森纳,热刺,多特和巴黎关注安特卫普17岁潜力射手 U20女足亚洲杯-日本5-1大胜澳大利亚 将与朝鲜争冠 防线失常!国米遗憾点球大战遭淘汰,近15战仅有1场丢球超1个 组图:总比分0比2落后却实现逆转,马竞淘汰国米后西蒙尼要哭了 菲奥雷:穆里尼奥和萨里都喜欢抱怨,发泄不满后他们从不道歉 德转统计国米vs马竞身价对比:马竞4.54亿欧元 国米6.22亿欧元 崔康熙:克雷桑求战意愿非常强烈,但长期缺乏运动量赛中还要观察 无力回天,泰山球迷在看台上扼腕叹息😔 中超官方寄语泰山:希望泰山将士不要气馁,再接再厉 官方:因杀入亚冠半决赛,J1联赛横滨水手的比赛将推迟到5月29日 【老当益壮】佩佩vs阿森纳个人集锦🎥41岁高龄,踢满120分钟 英媒:三名奥地利国脚因呼喊恐同口号被国家队主帅朗尼克除名 天空:伊万-托尼可能重返英格兰队,帕尔默、麦迪逊有望得到征召 已贡献78球51助!斯基拉:曼城正计划与福登续约至2029 沙王冠半决赛:胜利vs卡利杰,新月vs联合&两队本赛季第5次交手 差点扳平!洛萨诺远程发炮,球击中左侧立柱弹出 遗憾😞上赛季欧冠亚军国米止步16强,本赛季在意甲一骑绝尘 恩里克:这是赛季至今的最佳比赛,比分直观地反映了比赛过程 吴兴涵妻子回击网友:我不急不是能忍,因为都是一样的臭鱼烂虾 泰晤士报:布莱顿高层开始担心德泽尔比因对阵容不满而离开 哈维:我们进入了欧冠八强 我们又可以呼吸了 马德兴:国足对新加坡两回合拿6分是底线;盼胜利带火中超 终于!巴萨时隔4年再进欧冠八强,上次八强梅西还未离队 ⛳深度:关键时刻拉菲尼亚挺身而出 巴塞罗那主场取胜他也是功臣之一 意媒:费内巴切在关注穆里尼奥 高准翼:泰山队全力争取好结果 日本足球传接球渗透一直做得很好 沃克:斯通斯喝酒的时候喜欢对瓶吹,通常我们会在夺冠后进行狂欢 拉齐奥官方:经检查普罗维德尔左脚脚踝没有骨折,已开始治疗 马卡:赫塔菲及多家俱乐部有意格林伍德,但曼联要价5000万欧元 萨顿:凯恩是足坛历史最糟的假摔者,但他是英格兰队长没人敢说